用户名:  密 码:        注册新用户     忘记密码
 
今天是:    ·发布信息 ·用户注册 ·用户中心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故人不再来
作者:雪小禅  出处:青岛日报  更新时间: 2008年03月04日 
  一

  陈子庆是个稳妥的男子。出身寒门,父亲早早死了,母亲拉扯他到大,从小就吃苦,布衣素食过了多年,只有成绩是优异的。有钱的男生吃肯德基,他跑到学校外面吃两个干馒头。到底出人头地了,上了北大。母亲说,你算给陈家挣足了面子。

  到新西兰读书费了极大的力气,把老家的宅子卖掉,然后加上雅珍的支持,他知道雅珍不富裕,可因为爱他,已经尽力。本来定了婚期的,因为出国,雅珍说,3年后再说吧,我等你。雅珍是母亲喜欢的女子,温良贤淑,在医院里做大夫,有干净的来苏水味道,可陈子庆不喜欢那种味道,不喜欢却接纳了,他居然做不了自己的主。遇到丹嫣才知道,自己骨子里是喜欢这类女子的,

  丹嫣是亚裔,有黄色的卷发,在新生晚会上招摇似一朵太阳花。黑色的短裙,艳红的披肩上有埃及人的几何图案。她把手搭在陈子庆的肩,书生,你面若桃花色,看来要遇到妖精了。陈子庆呆了。他未曾想到这个女子一口京剧的道白,说得这样妖娆,不由心动,他但愿是那书生倒好,与妖精恋上一场也是不错的。

  他们跳的是恰恰。只不过几分钟,他觉得汗就要下来了,心跳得狂野,对面的女子笑着说,书生,明日我带你去激流岛玩可好?好。他答。他听说,追求丹嫣的男子一大把,她家在新西兰已经三代了,英语是母语,汉语说得并不好。

  第二天早晨还在睡,有人叫他的名字,往楼下看,一个白衣女子开着不错的红色跑车等待他。有人起他的哄,说他走了桃花运。坐上车,丹嫣拍了拍他的头,书生,你有些发呆啊。他的心猛然跳起来,直愣愣地看着她,丹嫣忽然就笑了,笑得花枝乱颤。他紧紧地握着自己的手,一把的汗湿湿的,这种感觉,叫作爱情?

  那天晚上,他们住在激流岛,是小木屋子。丹嫣住隔壁,半夜,他恍惚觉得有人敲门,但又不确定,早晨起来问她,她说,没有啊,我太累了,睡得死死的。第二天,他又听得有人敲门,这次很清晰,并且有人叫他书生,他开了门,丹嫣飘到他怀里。可陈子庆觉得分外不真实,他呢喃着,丹嫣,你是妖精吗?

  二

  他很拮据,看到丹嫣翻他的钱包便十分觉得尴尬。从激流岛回来以后,丹嫣就当是他女友了。丹嫣说,一般男人的钱夹子里都有女人的照片,你也应该有。他没有。雅珍照相不好看,有一次她把自己一张照片夹在他的钱夹子里,可是被他偷偷拿了出去,因为显得格外假。但这次,他把丹嫣的照片放了进去。是大头贴。他问她怎么会喜欢上他,她说,我就是喜欢呆头呆脑的书生。

  那时,他没有告诉丹嫣自己有了女友,反正她有很多男友,不在乎多他这一个。在新西兰不过两年,两年之后谁又能记得谁呢?但丹嫣对他的好让他真是感动。那天丹嫣叫他去参加圣诞狂欢,他手里没有多少钱了,刚要张嘴说有课,丹嫣拥抱了他,然后拿走了他的钱包。今天,全由我买单。丹嫣笑嘻嘻地说,你知道吗?在新西兰,如果让一个女人买单,那么,这个男人就归她了。他心里一阵颤动,丹嫣是懂得他的。

  那天,丹嫣买了一些礼物给他,他看她刷卡,一脸幸福的样子。那一刻,他忽然觉得心酸,如果丹嫣真是他的妻,也未必不可,但雅珍立刻就冒了出来,他不能伤害雅珍,雅珍视他为全部,可他并不是丹嫣的全部,丹嫣只是觉得他好玩而已。

  春天的时候,母亲来了电话,说雅珍正在办来新西兰进修的手续,如果办妥了,就在新西兰结婚吧。他忽然感觉人生那样空茫,一个人去了海边,丹嫣来来回回打电话,叫他去陪着买衣物,他狠了狠心说,我女友要来了。对方愣了愣,喔。只这一个字。他感觉自己真不是个东西。

  再见到丹嫣,他以为她会闹会哭,但她笑眯眯地问他,你女友来了吗?来结婚吗?我可以推荐一个婚纱店,感觉不错,还有,度蜜月可以去南部,非常纯粹的欧陆风情……他隔几天再见丹嫣,丹嫣的车上又有了新的男人,高大的白人。陈子庆想,到底是被异化了的中国女子,对待爱情的态度真让人刮目相看。

  及至留学生聚会,丹嫣跑了来和这个喝了和那个喝,独独不和他喝。他跑上前去劝她少喝,他记得她胃不好,可她一把推开了他,不给他半点面子,你算我什么人?

  她喝多了,跑到露台吹冷风,他站在她后面,她反身抱住他,我到底哪里不好?我可以改的,我可以的,如果你喜欢我变成贤惠女子,我真的可以的……她喃喃自语,说着说着泪如雨下,他去擦她的眼泪,越擦越多,到最后,自己也伤感起来,眼泪与眼泪混在一起。

  第二天,他们重新变得陌生,丹嫣好像不认识他一样和男生打闹,索吻,穿着性感的露脐装,说要与谁去哪个小岛。

  三

  雅珍来了。办好结婚手续,他们去了教堂。丹嫣也跑来凑热闹,叫着嫂子。

  雅珍独独不喜欢丹嫣,一帮女人,她只对丹嫣感觉不好,一看就讨厌。陈子庆真是惊诧,女人的第六感多么精确。钱夹子里的大头贴,他放到了夹层里,那是他的秘密了,不会轻易示人。结了婚的雅珍更让他失望,没有激情,穿的衣服永远那样刻板,这样的女子和她做的菜一样,总是少了一种味道,他说不出少了什么,就是觉得无聊。

  不久后他们回国,他开了自己的公司赚了些钱,想起丹嫣,曾经抢他的钱包,为的是怕他尴尬,不让他花一分钱给她,而陈子庆现在身边的女子,恨不得把他的钱包掏空。

  他开始在外面挥金如土地逍遥。喝醉,带朋友唱歌,眼前的面孔换了一张又一张,直到遇到安安。安安,这个与丹嫣一样面孔的女子说,陪唱一支歌要100块。陈子庆掏出了一叠厚厚的钱,他们唱着一支又一支情歌,《心雨》、《不让你的眼泪陪我过夜》……唱完一支,饮下一杯,然后接着再唱,没完没了。到最后他醉了,抱了安安问,你记得我是你的书生吗?神经病,安安骂他,拿着钱走了。他曾经是一个女子的书生。

  进了门,雅珍还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剧,永远的格格和贝勒爷们,好像是永远在清代,没完没了的清代。什么都没完没了。雅珍的拖鞋在地上规矩地摆着,好像她的人,那种深灰,是他最讨厌的颜色。他想起丹嫣的拖鞋,妖艳的,绣着牡丹花,那开在心里的牡丹花,竟然让他隐隐约约地心疼。

  他跑到卫生间吐了很久,雅珍说,早晚有一天你会喝死的。他没有说话,跑到书房睡下。那天晚上,他准备去一趟新西兰。

  四

  5年之后的新西兰已经物是人非。当年的大学被合并了,他住过的房子被拆了,甚至当年认识的人都各奔了东西,辗转打听到丹嫣的消息,竟然让他震惊得无泪。3年前,丹嫣喝醉酒游泳呛了水,结果没有上来,淹死了。那时,离她结婚还有一周。有个新西兰富商一直追求她,她也应了,可婚纱都订了,人却死了。

  他的眼泪在眼圈打了个晃,跑到花店买了一大捧蓝色妖姬,然后去了公墓,找了好久才找到丹嫣的墓。那样年轻的一张脸,张扬地笑着,好像并没有离开他,他记得那个夜,她喝醉了抱住他说,我可以改的,我可以的……是他没有给她机会。她一直爱他,所以,才会纵容自己,才会那样刺激他,只是他现在才明白,甚至她的溺水,他都觉得她是故意的。一个没有爱情的女子,很容易为一个念头放弃全部。

  他在她墓前坐了很久很久,太阳下去了,眼泪落到花上,他还要回人间,还要和雅珍过日子,还要做别人眼中的成功人士。那是他自己选择的生活,他无法打碎它。他有法打碎的,只是自己关于爱情的梦想。

  回国后他变了一个人,不再喝酒,不再约了人去纸醉金迷,所有人都说,雅珍,看你找的丈夫多好,雅珍自己也说好。

  只有陈子庆自己知道,他无法拯救自己,只有活下去,活下去……
 (本文已被浏览 2794 次)
 发布人:admin
 → 推荐给我的好友
上篇文章:重要的是心情
下篇文章:教材循环使用应从国情出发
  →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 评论内容 (点击查看)   共0条评论,每页显示5条评论   浏览所有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 发表我的评论
您的姓名: 您的Email:
评论内容:
250字内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须知 →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
  • 本站有权保留或删除您发表的任何评论内容;
  • 阅读排行
    · 我不叹惋、呼唤和哭泣
    · 《诛仙》、《飘渺之旅...
    · 燕山亭 作者: 赵佶
    · 青青岛上草
    · 感遇(其四) 作者: ...
    · 卜算子 咏梅 作者: ...
    · 成都府 作者: 杜甫  ...
    · 和别人分享快乐,快乐...
    · 无家别 作者: 杜甫  ...
    · 都市保姆:我们不是旧...
    · 钗头凤 作者: 陆游
    · 汉宫春 初自南郑来成...
     
     
    推荐文章
    · 只是一个普通人
    · 听说这玩意很灵
    · 好好和自己恋爱一场
    · 一只鸟就这样耍弄了一...
    · 看完它,你会泪流满面
    · 风与蒲公英的对话
    · 恐龙手记
    · 开在网络中的玫瑰
    · 埋起那片枫叶
    · 一千零一夜之一网情深
    · 《时代》报道中国新革...
    关于我们   在线聊天   友情链接   在线留言    繁體中文   TOP
    信息提示:本站信息资源均来自网友自发及网上收集,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本站将立即删除
    版权所有:
    OK青岛网  http://www.okqd.net/
    QQ:654264169 电话:0532-83895235 传真:0532-82687376
    网站备案号:37020020080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