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注册新用户     忘记密码
 
今天是:    ·发布信息 ·用户注册 ·用户中心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青青岛上草
作者:王朝明  出处:青岛日报  更新时间: 2008年05月05日 
  春天来了春天来了。春天来了就来了呗,青草一点也没有兴致搭理。某个雾雾沌沌的早晨,码头上补着渔网的六婶一抬眼跟青草打了个照面:“俺们青草怎么了?”

  青草的脸跟捞上岸脱了水的海苔一个颜色了。青草长心事了,心事是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像雾像雨又像风。心事还像候鸟,春天刚露出个芽,心事就随着候鸟一头扎进了岛。

  有个村子在岛上。村里有个姑娘叫青草,还有个小伙叫帆生。青草和帆生是一对。可眼下,一对变成了一个,岛上只有青草;帆生出岛了,正月里一过完“海生日”就进城了。而且,刚刚才一个月,帆生就“变”了。城里的帆生把岛上的青草慢怠了,这还了得。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帆生去的城市隔了30海里的水路。那里正掰着指头迎接一场盛会,五大洲的帆船将云集于此。帆生的工地就在前海边上,承接的是奥帆工程。尽管工期紧,帆生还是每晚准10点把电话打到青草的岛上来。手机选用了情侣套餐,每回都是帆生的话多。

  帆生说,他跟工友去了一趟“极地海洋世界”。帆生用手机拍了几张热带鱼,给青草发彩信过来。青草立即把它设成了“屏保”。

  不过帆生末了的一番话让青草犯了嘀咕。帆生说恰巧赶上了“美人鱼”表演,青草忙问那“人鱼”的可是女的?帆生乐了,“美人鱼”还能不是女的?青草又问好看不,帆生又反问“美人鱼”还能不好看?青草就不吱声了。

  帆生这家伙脑瓜子转得可快了,再好看也不如你,要是你来演那“人鱼”,肯定盖过她们。青草的眼睛一下子亮了,就像岛上夜里的星星,可嘴还硬硬的:“谁稀罕去演!”

  可昨天晚上,一向准时的帆生,电话突然哑了。青草把手机重拨键按得扁扁的,那边却一直提示对方关机。

  才这么几天就变样了。青草翻来覆去没合眼,老觉枕头硌得慌。一早起来,眼圈乌了,一头秀发也跟心思一样乱糟糟了。

  跟娘说了声,青草决定出一趟岛。娘问出岛干什么,青草回说想去逛逛商厦买两件衣裳,就奔码头等渡船。

  海上的雾似乎又浓了些,码头外灰蒙蒙的一片。这恼人的春天。青草牙根恨恨的。

  青草,大老于说港航那边没签上证,今天渡船不开了。六婶看青草抻着颈子望,猜想青草要出岛,就上前搭话。大老于是船老大,六婶惦记着托他搭载的小卖店进的货,方才打电话问他,得知船不开。

  青草,啥事急着要出海,莫不是想帆生了?骂完大老于,六婶还不闲着。青草一扬眉一甩辫,一脚将码头沿上的一块破浮漂踢进海中。

  嘴上硬,心里想,婶跟你六叔年轻轻那会,也是一样的呢。青草的脸红了,青草想六叔当初怎么会看上这么个尖嘴薄舌的六婶?

  一转眼,码头上又过来五六个人。一边往六婶的小卖店走,一边急匆匆地问:“船来了吗?”这些人青草认得,他们是昨天进岛的,是从城里来的“驴友”。他们匆匆赶来,肯定是要急着出岛赶着周一上班。不料碰上大雾,渡船拿不到签证。

  老板娘,这船到底是开不开?一个脖子上挂着相机的“驴友”问六婶。

  开不开,得老天说了算;瞅瞅,这雾。六婶搭着话,手里的梭子行云流水。

  昨天预报还说晴到少云,可这倒好。另一个歪戴遮阳帽的满脸懊悔。

  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我们被老天给愚弄了。“驴友”中惟一的一个姑娘笑着叫起来,“愚人节!”

  帆生打过电话来了。不用看号码,青草就知道是帆生。青草给帆生的来电铃音设了一支特别的曲子, “青青河边草,悠悠天不老……”

  “河边的青草”执拗地唱着,岛上的青草却心里憋屈着,就是不接电话。

  一旁的姑娘眨巴一下眼:“青草姐,是不是你的那个他惹着你了?”

  青草不吱声,这边的六婶却接了话,可不是怎的,这么好的青草哪里去找,还惹俺们生气。等你们回去找着他,替俺青草出出气,好好教训教训他。

  姑娘笑着问,光叫我们教训他,他叫什么,他在哪?

  他叫帆生,就在城里奥帆基地那边干活儿。

  我,“格子”,大康,小帆,还有“沙发”、“因特”,姑娘指指几个“驴友”,我们也常去那儿,我们六个都是奥帆志愿者呢!然后又指着自己:“我叫艾一眉,青草姐,你叫我眉子好了。”

  叫“格子”的拍拍胸脯,没问题,出了岛,明天就找他算账!“沙发”、“因特”什么的也哄起来:“好,好!”

  眉子说,青草姐,要不,我来接电话,替你训训他。

  青草赶忙道,不了,不了。说着揿下了接听键。

  事情倒也简单。青草一听就明白了,就放心了,就有些不好意思了。

  昨晚,帆生和工友昨天吃过晚饭到前海看光景。有个游客一激动就攀上了岸边的护栏,好像要面朝大海朗诵诗歌,一个“啊”字刚“啊”出一半,身体失去平衡他一头扎海里去了。

  帆生一个鱼跃,也纵身扎海里去了。把那游客救上岸,帆生一摸口袋,手机没了。帆生着急回宿舍,他要回去拿钱去买新手机与青草通话。可是,电视台的记者来了,非要拽着帆生“访谈访谈”。

  现场“访谈”还不算,又给水淋淋的帆生弄来一套西装在采访车里换上了,又拉回了广电中心。在电视台被“访谈”了两个多小时,帆生又出了一身透汗。

  几乎在青草走上码头的同时,也是一夜不寐的帆生终于买了手机补办了卡,一边充电一边就打来了电话。

  春天来了春天来了。春天草会绿,春天花会开,有啥雾绕绕的结解不开呢?小卖店的电话恰好就叫起来,六婶出来冲青草和眉子他们喊:“签上证了,大老于的船往岛上来了。”

  雾散了,船来了,出去找帆生算账喽!眉子夸夸张张地吆喝起来。别动,合一个。“格子”一揿快门,青草和眉子灿灿的笑靥就被定格在蓝蓝的天海大背景里。

  当天下午,出岛后的眉子和“格子”就找到了帆生。不过见了面,“格子”他们非但没给帆生一个“教训”,反倒还被帆生上了一“课”——回工地后并未声张的帆生很快被奥帆委的人叫去了,原来那个游客找上了门。后来,披红挂彩的白帆生同志被拥上了台,给工友和奥帆志愿者作起了报告。

  “格子”他们为此很是悻悻,几个人反复商榷,最终作出一个决定:将青草的照片挂到他们俱乐部和志愿者的网站上去,即使白帆生同志答应每周教他们一次潜海。

  当天晚上10点整,青草和帆生的“岛岛热线”准时开通。至于两人谈了些什么,据说被贴在志愿者论坛上且已“置顶”,又据说那点击量“海”了去了……
 (本文已被浏览 3863 次)
 发布人:admin
 → 推荐给我的好友
上篇文章:童年的岛城童年的歌
下篇文章:人生何处不逢春
  →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 评论内容 (点击查看)   共1条评论,每页显示5条评论   浏览所有评论
 2017-09-20  acelielmged  acelielmged 的电子邮件:CalrylotOrity@gmail.com
评:http://fjdhgksf76w444.com hi everyone
  → 发表我的评论
您的姓名: 您的Email:
评论内容:
250字内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须知 →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
  • 本站有权保留或删除您发表的任何评论内容;
  • 阅读排行
    · 我不叹惋、呼唤和哭泣
    · 《诛仙》、《飘渺之旅...
    · 燕山亭 作者: 赵佶
    · 青青岛上草
    · 感遇(其四) 作者: ...
    · 卜算子 咏梅 作者: ...
    · 成都府 作者: 杜甫  ...
    · 和别人分享快乐,快乐...
    · 无家别 作者: 杜甫  ...
    · 都市保姆:我们不是旧...
    · 钗头凤 作者: 陆游
    · 重要的是心情
     
     
    推荐文章
    · 只是一个普通人
    · 听说这玩意很灵
    · 好好和自己恋爱一场
    · 一只鸟就这样耍弄了一...
    · 看完它,你会泪流满面
    · 风与蒲公英的对话
    · 恐龙手记
    · 开在网络中的玫瑰
    · 埋起那片枫叶
    · 一千零一夜之一网情深
    · 《时代》报道中国新革...
    关于我们   在线聊天   友情链接   在线留言    繁體中文   TOP
    信息提示:本站信息资源均来自网友自发及网上收集,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本站将立即删除
    版权所有:
    OK青岛网  http://www.okqd.net/
    QQ:654264169 电话:0532-83895235 传真:0532-82687376
    网站备案号:37020020080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