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注册新用户     忘记密码
 
今天是:    ·发布信息 ·用户注册 ·用户中心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恋歌
作者:郝维福  出处:QQ327409041空间  更新时间: 2009年03月10日 
恋歌
题记:
情不知所起,以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所至也。

洁凡知道自己只是一只小小麻雀的时候,她的羽毛刚刚丰满。那一年的冬天,雪下的好大,漫天的雪花一夜间将大地染白,掩盖了鸟儿没有来得及收藏的事物,也掩盖了洁凡父母的尸体。那个父母用性命保护的家已经在风雪中摇晃了一夜,洁凡刚从惊悚中探出头,它便倒塌了。她无助的在空中盘旋,“啾啾”的呼喊父母,可回答她的只是凛冽刺骨的寒风。
不知道飞了多久,也不知道飞了多远,洁凡“咕咕”叫的肚子通知她该在那个干枯的树枝上休息了。
视野内出现与白茫茫不协调的景象。那是一小块被扫出的空地,,她似乎闻到了麦子的清香,可她也看到了倒扣的竹筛。那虚掩的门缝中一只嫩嫩的小手情绪惊动的拉着绳子。
陷阱设计的愚蠢至极,可洁凡还是飞向了竹筛。与其在寒风中饿得瑟瑟发抖,倒不如殊死搏上一回。
她已经听到门后面跃跃欲试的兴奋声了。她钻进竹筛,迅速吞下一颗麦粒,又叼起一粒留作晚餐。正准备迅速跳出竹筛范围,竹筛便开始到下。她来不及多想,张开翅膀起飞。洁凡胜利了,地面上传来小孩的哭声。可嘴里的麦粒也丢了。竹筛刮伤了翅膀,她疼痛的叫出了声,晚餐从口中溜走。
此时远处屋檐下传来了“喳喳”麻雀争吵的声音。原来这群住集体户的麻雀的食物也被夜晚的风雪卷走了。他们正在抱怨族长不把食物早早的分给大家。
洁凡带着一丝希望飞到了同类面前。
“大家好,我是洁凡。我的家被风雪卷走了,我可以在这里住几天吗?”她深信在这场天灾面前,同类一定会伸出援助之手。
冷漠的气氛让她明白了,大家不欢迎她。没有人理她,她沮丧的转身准备离开。
一个声音响起,铿锵有力,而又温暖如春。
“等等!你在流血。”素友怜惜的望着洁凡受伤的翅膀。洁凡这才又记起了疼痛。
“爷爷,留下她!”素友向族长恳求。
“素友,可大家已经没有食物了,她留下来只能和我们一起挨饿。”族长也想留下这可怜的孩子,可大家冷漠的目光让他不得不慎重自己的语言。毕竟族长已经不再年轻,他已经不可能找到足够的食物养活大家,他的威望也被风雪掩埋了。
“爷爷,那间屋子堆着粮食,我早就闻到了。我如果偷到粮食您能留下她吗?”
“孩子,那里面可能住着人类……”
众麻雀中传来一阵讥笑:“以为自己是孙悟空钻水帘洞啊!哈……”
洁凡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含泪目送这位陌生的素友飞进那间恐怖的屋子。
众麻雀的嘲笑声从素友飞进屋子就没有停息过,可他们口中不知天高地厚的痴情毛头小子用一大堆麦粒堵住了他们的嘴。
洁凡和素友从此形影不离。哥哥,妹妹彻夜聊天从不厌烦。他们在雪地捉迷藏,在树枝间打雪仗,哥哥总是先帮妹妹拍打干净羽毛上的雪。
柳树发芽桃花盛开的时候,洁凡不再叫素友哥哥,素友也不再叫洁凡妹妹了。爱情已经不知不觉中在他们胸中燃烧。那个夜晚素友轻轻地把洁凡拥入怀中:“从今以后,洁凡只能在素友的怀中安睡。”
洁凡哭了,她不知道眼泪缘何涌出。父母双亡,身体负伤,饥寒交迫都未曾让她流过眼泪,可这个期盼已久的拥抱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攻下了心灵防线,让泪水肆意夺眶而出。
素友傻了眼:“洁凡,你怎么了?你如果不愿意我还可以做回你的哥哥。”
洁凡一听哭得更凶了。“你觉得我们还能做回哥哥妹妹吗?”
素友不知所措:“你不要哭,你不同意咱们可以分手。”
洁凡一下抱紧了素友。“我不要分手,我要永远的让你抱着。”
素友虽然不知道洁凡为什么会哭泣,可他心里明白,他们谁也离不开谁了。
“洁凡你听着,从今以后洁凡的眼泪只可以在素友的怀里流出!”
他们的小宝宝麦粒破壳而出的时候素友被大家推举为族长。可不管多忙多累素友都要抽出时间陪洁凡聊天。素友夜里抱着洁凡憧憬未来。
“等孩子长大了,我就把族长的位置让出去,带你去一个没有人烟,没有喧闹,没有烦杂的小树林,每天陪你看日出日落。”
洁凡幸福的依偎在素友怀中安静入睡。
人类的农药让虫子一夜之间销声匿迹。还没有到收获季节,麻雀们又一次出现了粮食危机。麦粒饿得哭个不停。素友望了望那间装满粮食的屋子。洁凡吓的立刻跳到素友面前挡住他的视线,看着他的眼睛拼命的摇头。
“不可以!上次已经是侥幸了,最近那间屋子总是有人类进进出出。”
“没事的,亲爱的。别忘了我是孙悟空,出入水帘洞是我的专长。而且,作为族长我必须承担起自己的责任。”素友开着玩笑飞向了小屋。
这时一个人影出现。洁凡紧张的喊叫通知素友,可为时已晚,她听到素友凄惨的尖叫声。
“素友……”洁凡在空中盘旋着,哭泣着。她能听到素友撕心裂肺的向她道别。
“洁凡,不可以哭泣。记住!你只有在素友怀里才可以流泪!”声音越来越微弱。
“爷爷,请您照顾麦粒。”洁凡亲了亲熟睡中的孩子,含着泪水冲进了小屋。
那个夜晚,洁凡依然依偎在素友的怀抱,不过他们的双脚已经被绳子拴住。那个小孩曾经兴奋的拽着他们“飞翔”。
“小傻瓜。你为什么要跟进来!”素友心疼地抱着洁凡,“我不能带你去小树林了,可还有别的麻雀可以带你看日出啊。”
“胡说!”洁凡堵住素友的嘴,“我想哭,找不到地方,只好找你的怀抱。”
“傻瓜,我是要你坚强,不要哭泣!不是叫你找我的怀抱!”素友紧紧地抱着洁凡,泪水在眼眶打转。
“可我不抱着你睡不着。”洁凡流着泪狠狠地往素友怀里钻。
素友捧着洁凡的脸,“一天没吃东西了,饿吧?”
洁凡点点头,又马上摇摇头。
“来,小乖乖,我变魔术给你看,你就不饿了。”
洁凡抬起头,看着素友的眼睛,想起了冬日他们在雪地捉迷藏,春天他们在日光下赏桃花的情景,眼眶又一次湿润了。
“好啊,不精彩我不鼓掌!”洁凡配合着素友,享受两个最后的狂欢。
只看见素友摇头晃脑装模作样眯着双眼。然后猛地睁开眼睛,“你看!”
洁凡顺着素友的目光看去。
“什么也没有啊?”
回过头时,素友滚热的双唇已经堵在了她的嘴上。洁凡动情的亲吻着,享受着生命最后的温存。
忽然素友用舌头把一个小东西塞进洁凡口中,洁凡一不小心咽了下去。
“是什么啊?”
“那个小孩拽着我乱跑的时候,我偷了一粒麦粒。嘿嘿。已经有了我口腔的味道了吧?”素友得意地笑着。
洁凡无声的紧紧拥抱着素友。
第二天,洁凡安静的抱着素友的尸体,等待着小孩的到来。
当小孩靠近时,洁凡用尽全身力气飞向小孩死死的咬住了小孩的鼻子。大人跑过来捏扁了洁凡的嘴,狠狠地把她摔在地上,哄着嚎哭的小孩。
洁凡没有理会嘴角的血迹。她只想躺在死去的素友的怀中。一点一点向素友挪去。这时一只脚从洁凡的头顶落下。
 (本文已被浏览 2233 次)
 发布人:在家开店
 → 推荐给我的好友
上篇文章:活着的意义
下篇文章:我是谁
  →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 评论内容 (点击查看)   共0条评论,每页显示5条评论   浏览所有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 发表我的评论
您的姓名: 您的Email:
评论内容:
250字内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须知 →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
  • 本站有权保留或删除您发表的任何评论内容;
  • 阅读排行
    · 我不叹惋、呼唤和哭泣
    · 《诛仙》、《飘渺之旅...
    · 燕山亭 作者: 赵佶
    · 青青岛上草
    · 感遇(其四) 作者: ...
    · 卜算子 咏梅 作者: ...
    · 成都府 作者: 杜甫  ...
    · 和别人分享快乐,快乐...
    · 无家别 作者: 杜甫  ...
    · 都市保姆:我们不是旧...
    · 钗头凤 作者: 陆游
    · 重要的是心情
     
     
    推荐文章
    · 只是一个普通人
    · 听说这玩意很灵
    · 好好和自己恋爱一场
    · 一只鸟就这样耍弄了一...
    · 看完它,你会泪流满面
    · 风与蒲公英的对话
    · 恐龙手记
    · 开在网络中的玫瑰
    · 埋起那片枫叶
    · 一千零一夜之一网情深
    · 《时代》报道中国新革...
    关于我们   在线聊天   友情链接   在线留言    繁體中文   TOP
    信息提示:本站信息资源均来自网友自发及网上收集,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本站将立即删除
    版权所有:
    OK青岛网  http://www.okqd.net/
    QQ:654264169 电话:0532-83895235 传真:0532-82687376
    网站备案号:37020020080015